首页 > 房产家居 > 房产动态 > 正文

抚州做近视手术的危害,抚州做近视手术的后遗症,抚州做近视手术有后遗症吗

抚州做近视手术的危害,

20170209040638694

原标题:九寨沟地震前出现地震云?专家:地震云并不存在,地震暂不可预测!

【导读】国际地震学界的主流观点:地震本质上是不可预测的,不仅现在没法预测,将来也没法预测。他们认为,地球处于自组织的临界状态,任何微小的地震都有可能演变成大地震。这种演变是高度敏感、非线形的,其初始条件不明,很难预测。


让你失望了,地震云并不存在


综合:新华社、科普中国、果壳网

作者:李汀(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

据中国地震台网中心网站消息,北京时间8月8日21时19分,四川阿坝州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震中位于北纬33.2度、东经103.82度,震源深度20.0公里。陕西、重庆等多地有明显震感。

九寨沟沟口震后道路受损、碎石满地

一时间,微博和朋友圈上充满了大家互相询问、报告震感、记录受灾场面的信息。但是,在这些消息之中,有些“未卜先知”的神秘消息,开始被很多人转发——

如此密集的攻势,就算不信的人也未免心里打鼓——莫非,看云真的可以预测地震?

几天前,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的专业人士@大脸撑在小胸上 ,刚好写了一篇文章谈论这个问题。现趁此时节全文附上,为大家揭露一下这些“地震云专家”的把戏,希望大家不要再被误导——


让你失望了,地震云并不存在

李汀(@大脸撑在小胸上)


在网上和现实中,我被问到最多的问题有三个,其中排第一的是:


请问这个是地震云吗?

传闻中的地震云

让你失望了,地震云并不存在,也没有什么云能预报地震。

“地震云”发展史

相信诡异的云就是地震的先兆,这个思路在古今中外由来已久。

1624年,明天启年间,意大利传教士龙华明和高一志,摘录西欧古籍,写成一本《地震解》,呈送给太宰李崧毓。在第八章“震之预兆”里,其中第五个“预兆”就是“地震云”:

昼中或日落后,天际晴朗,而有云细如一线甚长,震兆也。

在中国古代很多关于地震的记载中,也都强调地震前有怪异的云雾。比如:

1680年9月9日云南楚雄6.5级地震前“自西北起,黑雾弥天”

1815年10月23日山西平陆6.7级地震前“西南天大赤……夜有彤云”

1935年宁夏隆德县《重修隆德县志》“忽见黑云如缕,宛如长蛇,横亘空际,久而不散,势必地震”

1936年甘肃天水“是日天空布满积云,下午一时许聚起大地震”

1941年5月5日黑龙江绥化6级地震前“伪县府庶务科长看见,在西北天空中有如烟云的三系,其间带有黄色而明亮”

……

传闻中的地震云


“地震云”的说法在民间始终存在,但它之后作为一种“学说”被发扬光大,日本市长键田忠三郎功不可没。

键田忠三郎曾担任日本奈良市的市长,他本人并没有任何地质或者气象方面的专业背景。

键田忠三郎,来自他写的《地震云》一书

从上世纪40年代,键田忠三郎开始推广“地震云学说”。他说:

昭和23年6月26日,奈良市上空出现了一条异常的云,颜色和形状像一条乌黑的长蛇,横跨东西方向。我当时预报即将发生地震,引起了轰动。两天后,距离奈良160公里的福井就发生了大地震。

注:1948年6月28日下午5点14分,日本福井平野一带发生7.3级大地震,死亡3895人,福井市几乎遭到毁灭性破坏。

福井大地震后的一片废墟

键田忠三郎把这种云命名为“地震云”,还说在中国唐山大地震前两天,日本九州也出现了“像把天空分两半似的地震云”。

像把天空分两半似的“地震云”

键田忠三郎用观测地震云的方法来预报地震,坚持了30多年,自称在1948年预报出了日本的三次7级以上地震,在1979年预报出了两次地震。

80年代,他与日本九州大学的真锅大觉、中国科学院物理所的吕大炯,合写《地震云》一书,1981年在中国出版。

上世纪80年代,是“地震云”在中国的黄金期。

当时中国刚刚结束某疯狂年代,科学界百废待兴;而1976年唐山大地震留给中国人的恐惧和悲痛又太深,举国上下都如饥似渴地希望真能找到一种预报地震的方式。

1976年唐山大地震

因此,“地震云学说”在中国广为流传,甚至一脚踏入了科学界。吕大炯曾于1981年在《科学通报》发表过《地震云观测》的论文,并在1982年出版《震兆云霞》一书。

而民间的热情更加高涨,日本成立了“地震预知俱乐部”,中国也成立了“中国震兆云霞研究会”。

但是,“地震云学说”从未被主流科学界所接纳,地质或气象方面的专业人士都曾或委婉或直接地加以反驳。

美国地质勘探局(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USGS)曾明确表示:地震发生前的某种形态的云出现,与地震没有必然联系。中国气象局也曾表示:没有充分的事实证明地震与天气二者之间有内在关联性,也没有证据可以通过卫星云图来预测地震发生。

随着专业科学认知的发展,“地震云学说”逐渐绝迹于严肃期刊和出版物。但在民间依然拥有广阔而深厚的土壤。

迄今为止,很多人依然相信看云就能预测地震,而一些民间“地震云专家”也依然在矢志不移地发布自己看云预测地震的消息,并拥有一定数量的信徒。


什么是“地震云”?

80年代,一些发表的“地震云研究”认为“地震云”共有三种类型:条带状、辐射状、干涉条纹状。并附上了实拍照片。

今天我们回头看,尽管年代久远,照片模糊不清,但依旧可以辨认出这些“地震云”,其实在云的科学分类中都有对应种属,而且很常见。

比如“条带状地震云”,其实是荚状层积云或者荚状高积云。

当年拍摄的“条带状地震云”,来自《初论地震云》,自然杂志,1986年

再比如“辐射状地震云”,其实是辐辏状高积云。

当年拍摄的“辐射状地震云”(来源同上)

再再比如“干涉条纹状地震云”,其实是波状高层云。

当年拍摄的“干涉条纹状地震云”(来源同上)

如果说80年代的“地震云研究”,还试图用一些科学方法来对“地震云”作出一些限制和区隔;那么现在,在“地震云”已经彻底退出科学界后,如今的民间“地震云专家”则显得更加奔放和随意。

他们把一切“怪异”的云都指为地震云,但“怪异”是一个主观词,到底什么样是怪异什么样是不怪异?完全没有客观标准。

比如2016年2月17日下午,江西婺源出现的这种云,被说成是地震云,引起一阵恐慌,但这实际上是波状层积云。

江西婺源波状层积云

2010年1月7日潍坊,也说有地震云,这还是波状层积云。

潍坊波状层积云

今年7月28日,长春刷爆朋友圈的“地震云”,其实是透光高积云。

长春透光高积云

现在你打开搜索软件,搜一下“地震云照片”,将看到各种高积云、各种层积云、各种卷云、各种卷积云……而它们其实都是天空中再常见不过的云——如果你经常抬头看云的话。

甚至还有飞机喷出水汽形成的航迹云(俗称“飞机拉线”)也被指为“地震云”,难道飞机飞过也是地震征兆?

航迹云

网上形形色色的“地震云”,以高积云或层积云居多,因为这两种云容易形成波状、絮状、透光、放射状、荚状等“怪异”的样子;再加上有时在傍晚或早晨,染上了晚霞或朝霞的颜色,就更被疑为“天有异象”了。

“地震云”的高命中率

当然,“地震云专家”能长盛不衰,也并非浪得虚名,人还是有一套很具迷惑性的“证据”,这就是高命中率。

比如,他们说:

中国512汶川大地震的前3天,在山东临沂出现“绳纹状的地震云”

中国四川雅安地震的一周前,杭州上空出现“地震云”

2008年6月1号巴士海峡地震前一天,合肥出现“地震云”

……

512汶川大地震

说上三五个例子,一般人就被唬住了,觉得是呀是呀,这么多次都命中了,就算不全信,也没法全不信了。

那么,为什么能多次命中呢?

其实说破了也没什么稀奇。

我潜心围观过网上几位知名“地震云专家”,他们的路子就是:先贴一张“怪异”的云出来,宣布为地震云。之后,在短则几天、长到一个月的时间范围内,全球任何一个地方地震了,都算“命中”!

“地震云专家”眼中的“地震云”

我的天呀,这精度也太粗犷了吧,简直是霸王条款,想不命中也难啊。

要按着这个精度,天气预报就可以改成“今天明天后天乃至一个月内,全球总有一个地方将会下雨”,这准确率也能分分钟飙到100%,想降都难。

还有不少“地震云专家“的粉丝吹捧说“比天气预报准”——真是令天气预报员们男默女泪。

有人说,地震能跟下雨比吗?下雨是常事,地震是小概率事件啊!

你看,很多人总以为地震很罕见,能“命中”几次就是神算子了。其实这是个误区,事实上地震每天都发生。

据统计,全球平均每年发生500多万次地震,每天都要发生上万次。咱就不算那些小地震了,就光算≥5级的破坏性地震,全球每年发生1000次,差不多每天都得发生两三次。

换句话说,任何人,随便朝天一指、掐指一算,随口说句“今天全球会发生5级以上地震”,他都稳赢不输。更何况“地震云专家”还把时间放宽到一个月以内呢。

真的,“地震云专家”自称“多次命中”,这都属于谦虚了,其实他们是“每次命中”,逢测必中。

地震云的“理论依据”

“地震云专家”们还提出了一些“理论依据”,试图从物理、大气科学、地质学的角度来证明地震云的“科学性”。

思路都差不多,大概就是说:

在地震前的“孕震期”,大地积蓄很多能量,这些能量会以“地热”“波动”“振荡”“次声波”“电磁辐射”“高能水汽”“带电粒子”等形式,从“断裂缝泄射出地表”“上逸到空中”,影响云的形状,出现怪异的地震云,之后就会发生地震。

这些专业词汇乍一听挺唬人,其实经不起科学验证和推敲。

现如今,地球上从地表到高空已经密布各种的监测仪器,无论是能量、波动、振荡,还是水汽、次声波、电磁辐射……都能被精准地监测到。

假如在地震前,它们真的从地下冒出来、再到达天空、再体现到云的形态上,那所有这些仪器,怎么可能全都无动于衷、监测不到任何异常数值呢?反而要等它们折腾到云上去,再由人眼来辨认?

这些质疑已经被反复提出过多次,然而“地震云专家”们永远视而不见。

心理聚焦效应

“地震云理论”能在民间收获信任,也源于大众的心理需求。

当人们遭遇诸如地震这样的重大灾难后,往往会反复回忆起事件发生前的各种细节,并倾向于认为这些细节是“罕见和异常”的。其实这些“罕见和异常”经常发生,只不过平时人们不会去特意观察和记忆罢了。这被称为心理聚焦效应。

那些看似怪异的“地震云”,也是这个道理。

波状层积云、透光高积云、絮状高积云…这些其实都是很普通和常见的云,每天都在世界各地的天空出现。但当它碰巧出现在某次地震之前,就会被人赋予特殊的“天兆”含义。

看似怪异的“地震云”

在地震这样恐怖又突然的天灾面前,人类显得太过于渺小和无力,所以古往今来,人们都希望能有一种简单直接的方法(比如看云),来预先判断地震的出现,能让人们有机会逃脱厄运。

正是由于满足了人类的这种心理需求,“地震云理论“永远都会有追随者。



上个世纪70年代末,日本地震学家们相信在日本中部将很快会有一场8级左右的“东海大地震”。日本东海地区据估计平均大约120年发生一次大地震,此时距上一次大地震(1854年)已过了120年,大地震的发生似乎迫在眉睫。


日本政府为此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严阵以待。但是“东海大地震”至今还没有发生,却在1995年出乎意料地发生了死伤惨重的神户大地震。


自那以后,越来越多的日本地震学家意识到想要对地震进行预测是不现实的,研究的重点改为研究地震机理,而不是地震预测。


1979年,美国地质调查局的研究人员注意到,在加州帕克菲尔德这个地方,似乎很有规律地定期发生5.5~6级地震,平均间隔时间大约是22年。最后一次发生于1966年,据此预测下一次应该发生于1988年左右。


1985年4月,美国地质调查局发布预测,在未来的5~6年内帕克菲尔德将会发生一次大约6级的地震。


地震学家们认为他们终于等来了一个可以对地震的发生进行全程监控的机会。帕克菲尔德布满了各种各样的仪器,100多名研究人员参与了这项“帕克菲尔德实验”。


然而,该来的地震却没有来。在这次被称为“地震学滑铁卢”事件之后,美国地震研究也转向研究地震机理和对地震灾害的评估。2004年9月28日,帕克菲尔德地震终于姗姗来迟。


1996年11月,“地震预测框架评估”国际会议在伦敦召开。与会者达成一个共识:


地震本质上是不可预测的,不仅现在没法预测,将来也没法预测。他们认为,地球处于自组织的临界状态,任何微小的地震都有可能演变成大地震。这种演变是高度敏感、非线形的,其初始条件不明,很难预测。


如果要预测一个大地震,就需要精确地知道大范围(而不仅仅是断层附近)的物理状况的所有细节,而这是不可能的。而如果想通过监控前兆来预测地震,也是不可行的。


所谓“地震前兆”极其多样,不同的地震往往都有不同的前兆,而且一般都是地震发生后才“发现”有过前兆,缺乏客观的认定,既无定量的物理机制能把前兆与地震联系起来,也无统计上的证据证明这些前兆真的与地震有关,多数甚至所有的“地震前兆”可能都是由于误释,令人怀疑“地震前兆”是否真的存在。


东京大学、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博洛尼亚大学的地震学家据此在次年3月美国《科学》联合发表《地震无法被预测》的论文,引发了一场争论。


1999年2~4月,就地震能否预测这一问题,多位地震学家继续在英国《自然》网站上进行辩论。辩论双方的共识实际上多于分歧。双方都同意:至少就已有的知识而言,要可靠而准确地对地震做出确定性预测是不可能的。


进入21世纪以后,这仍然是国际地震学界的主流观点。美国地质调查局明确表示,他们不预测地震,而只做长期概率预报,对地震灾害做出评估。例如,2008年4月,美国地质调查局评估说,在未来30年内加州发生6.7级以上的地震的概率为99.7%,但是不能预测地震发生的具体地点和时间。

2、“大师”爱预测地震

现代科学还做不到的事情,伪科学就会乘虚而入,而且不难找到市场。地震预测也是如此。“里氏震级”的发明人里克特在1977年曾评论说:“记者和一般公众冲向任何有关地震预测的建议,就像猪冲向满槽的猪食……地震预测为业余人士、狂人和欺世盗名的骗子提供了一个狩猎乐土。”


由于历史和文化的原因,中国自称能准确预测地震的“大师”、“国宝”人数之多,在世界上大概是首屈一指。而他们使用的地震预测术,也是五花八门:“太极序列”、“可公度法”、“旱震关系”、“地质信息有序性”、“天地耦合理论”、“磁暴月相二倍法”……这些人大多是退休科研人员或民间人士。


他们的意见不受地震局的重视,据说是因为地震局在打压他们;而他们在国际上也不被理睬,则只能归咎于“西方科学”对“东方科学”的偏见了。


这些“大师”的能耐并不限于预测地震,他们声称用同样办法也能准确地预测洪水、特大暴雨、特大山体滑坡、煤矿瓦斯爆炸等等突发性自然灾害。他们一般也从事或支持任何和现代科学对着干的活动(研究永动机、反对相对论、反对进化论、自称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等等)。


但是他们的精确预测往往都是马后炮,而事先公开发表的预测又往往说得很模糊,涉及的范围太大,在地震带发生的地震都可以被囊括进去,很容易让人产生“说得很准”的错觉,正如那篇《灾害学》的论文。


由于“大师”太多,预测次数太频繁,如果有人碰巧准确预测了某次大地震,也是毫不奇怪的。据地震局工作人员说,他们每年大概收到一百多份预报卡,北京的大地震从1月1日到12月31日都有人在预报。那么,如果哪一天北京真的发生了大地震,肯定有人可以吹嘘他曾经做过准确的预报。


所以,这类地震预测术就像算命术一样,不能因为有人蒙对了一次就真把他当大师,而要具体统计其预测的成功率。


验证方法其实很简单。这些“大师”的预测都是闭门造车,无需亲临地震发生地进行勘探,那么也应该可以预测其他国家发生的地震。


世界上每年平均大约发生18次7级以上的大地震。地震预测“大师”何不对未来一年内将要在世界各地发生的这些大地震一一预测一下,让我们看看能蒙对几个?如果担心预测国内的地震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防震减灾法》,预测国外的地震应该是不犯法的。


编辑:张晓云
相关阅读
0